首页 | 下载中心 | 图片中心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海华网 >> 海华网文 >> 精美文章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以脚报国(鲁迅)           
以脚报国(鲁迅)
作者:鲁迅  文章来源:鲁迅《二心集》(一九三一年)  点击数:  更新时间:2011-9-14
    

    今年八月三十一日《申报》的《自由谈》里,又看见了署名“寄萍”的《杨缦华女士游欧杂感》,其中的一段,我觉得很有趣,就照抄在下面:“……有一天我们到比利时一个乡村里去。许多女人争着来看我的脚。我伸起脚来给伊们看。才平服伊们好奇的疑窦。一位女人说。‘我们也向来不曾见过中国人。但从小就听说中国人是有尾巴的(即辫发)。都要讨姨太太的。女人都是小脚。跑起路来一摇一摆的。如今才明白这话不确实。请原谅我们的错念。’还有一人自以为熟悉东亚情形的。带着讥笑的态度说。‘中国的军阀如何专横。到处闹的是兵匪。人民过着地狱的生活。’这种似是而非的话。说了一大堆。我说‘此种传说。全无根据。’同行的某君。也报以很滑稽的话。‘我看你们那里会知道立国数千年的大中华民国。等我们革命成功之后。简直要把显微镜来照你们比利时呢。’就此一笑而散。”
  我们的杨女士虽然用她的尊脚征服了比利时女人,为国增光,但也有两点“错念”。其一,是我们中国人的确有过尾巴(即辫发)的,缠过小脚的,讨过姨太太的,虽现在也在讨。其二,是杨女士的脚不能代表一切中国女人的脚,正如留学的女生不能代表一切中国的女性一般。留学生大多数是家里有钱,或由政府派遣,为的是将来给家族或国家增光,贫穷和受不到教育的女人怎么能同日而语。所以,虽在现在,其实是缠着小脚,“跑起路来一摇一摆的”女人还不少。
  至于困苦,那是用不着多谈,只要看同一的《申报》上,记载着多少“呼吁和平”的文电,多少募集急赈的广告,多少兵变和绑票的记事,留学外国的少爷小姐们虽然相隔太远,可以说不知道,但既然能想到用显微镜,难道就不能想到用望远镜吗?况且又何必用望远镜呢,同一的《杨缦华女士游欧杂感》里就又说:
  “……据说使领馆的穷困。不自今日始。不过近几年来。有每况愈下之势。譬如逢到我国国庆或是重大纪念日。照例须招待外宾。举行盛典。意思是庆祝国运方兴。
  兼之联络各友邦的感情。以前使领馆必备盛宴。款待上宾。到了去年。为馆费支绌。改行茶会。以目前的形势推测。将后恐怕连茶会都开不成呢。在国际上最讲究体面的。要算日本国。他们政府行政费的预算。宁可特别节省。惟独于驻外使领馆的经费。十分充足。单就这一点来比较。我们已相形见拙了。”
  使馆和领事馆是代表本国,如杨女士所说,要“庆祝国运方兴”的,而竟有“每况愈下之势”,孟子曰,“百姓不足,君孰与足?”②则人民的过着什么生活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然而小国比利时的女人们究竟是单纯的,终于请求了原谅,假使她们真“知道立国数千年的大中华民国”的国民,往往有自欺欺人的不治之症,那可真是没有面子了。
  假如这样,又怎么办呢?我想,也还是“就此一笑而散”罢。

注:杨缦华,四川省富顺县人。1906年生于县城的一个反清革命家庭里。父亲杨子云,清末秀才,性尚侠义,有革命思想,是县中第一个剪掉发辫的青年,后入成都尊经书院读书。1907 年加入中国同盟会,参加过沪州起义和成都起义。杨漫华自小聪颖好学,受到兼善书画的父亲之钟爱。五岁即猛池习书,稍长又学国画。在随父迁居成都,进中学读书时,书画已有造诣。由于她父亲就是剪辫子、反缠脚的热情倡导者,所以杨漫华一双天足,未受过缠脚之苦。1927年中学毕业后去上海,后留学法国。回国后,一直执教于京、沪,是民国时期有名气的女书画家之一。建国以后,杨缦华在北京文史馆供职。1984年9月,这位爱国老人,溘溘逝于北京宣武区康乐里,终年七十八岁。

 

文章录入:付晓波    责任编辑:付晓波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只要7步,就能将任何魔方6面还原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孙悟空技术移民天宫后的遭遇:每天都在上演同样的故事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专 题 栏 目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最 新 推 荐
    相 关 文 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  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